按“F11”可以进入/退出全屏

您的位置: --> [首页] --> [部门动态] --> [教学科研处] --> [师生习作]

手机备忘录文(三则)
    [作者:陈材信  2016-11-28 17:36:09]    [点击次数:5135]
 

手机备忘录文(三则)

一 潇洒走一回

   2016年7月26日,乘港龙公司飞机,于晚11点多起飞, 27日夜两点到香港,入住富豪机场酒店。
   上午10时左右,换乘国泰飞机,经13、4个小时的飞航,于多伦多时间的下午1点多到达目的地。这时,武汉大约是子夜。在机上,听了叶倩文的歌,看了三,四部电影。《潇洒走一回》是我所熟悉的,这歌的内容于我,不也很贴切吗? 戏称“80”后,拉着行李箱,双肩背背包,手扶登山杖,就要潇洒地走一回加拿大了
   7月28日,到了多伦多。这里的晚上好凉快,住处的一扇小窗里,吹进凉飕飕的风。只有关好门,盖一床薄被子,免得着凉。我有点庆幸从武汉的炼丹炉里逃出来了。
   下午,到附近走走,注意每辆回到各家门口车子里出来的人,唉!大多是亚洲人,也可能多半是中国人。小洋房前的车库,有一库的,两库的,最多还有四个车库的。大多是日产的车,不甚高档。想起在国内,常见些豪车,因没有车库,停在马路边,任风吹雨打,就很有些感慨。
   倒时差使我晕头转向了。午睡起来,我以为是早上,去漱口,去“方便”。看到女儿在做饭,问她:过早要弄这么多菜吗?这里早上吃饭吗?把她给问糊涂了!她缓过神来后便问我:现在是早上还是晚上?我说:早上啊!她笑了:说,我是在做晚饭呐!这里,比北京时间,整整相差12个小时。
   多伦多居民区像乡村,很少看到汽车,买东西也不方便。垃圾分类,一周收垃圾一次。也没见到田地,只看到草,树,花之类。 

   吃饭时听他们聊天,说:在加拿大看病不方便,要预约。比如,感冒了,预约的时间到了,感冒也好了。还有的人有了外伤,预约后,等了两个多小时,医生看了,贴一片创口贴便完亊了。医生看病都不超过5分钟……

   我联想起了L老师,他要是在这里犯病,会有怎样的后果呢?……

   看来,出国谋生,并非是件容易的事。

   昨天接我们的司机,是某旅行社的,大学毕业,江苏人。他递了名片,说:想去哪儿玩,可直截找他,价钱会比旅行社派车要便宜。我有点伤感:出国的,并非都像C教授那样光鲜亮丽啊!
                                   

                      二 登上电视塔

   多伦多电视塔高553.33米,于1976年建成,获1976——2012(?)年间单体建筑物最高吉尼斯纪录,直到被迪拜塔超越为止。

   和“多”市许多公共建筑一样,塔的外墙和内壁也是毛坯状。但其设施俱全。他们不讲面子,就不做“面子工程”。

   门票35加元,老人30加元。我就花了合150元人民幣,上塔去看看多伦多市容。进塔要经安检,除了要将包包放到传送带上外,有人还会用探测棒,从头到脚,前前后后地在身上扫个遍,加上安检人员的异样的眼神,很叫我不自在。

   这天上塔的人很多,游人在“九曲栏杆”里来回地转悠,差不多个把小时,才转到电梯口,分批进电梯。噫嘘兮!登塔之难,难于上青天啊!我的腿是又酸又痛,外孙也叫苦不迭。总算上去了,才得以有一览众楼小的体验。拍,拍,拍,拍下这珍贵的一瞬间!珍贵的是:一个年届80的中国老头,不远万里,不惧塔高的旷世登临!

   我和外孙还趴在玻璃地板上留影!外孙问我怕不怕?我说,不怕!因为我有60年代,独自一人,行走于悬崖峭壁间的古栈道的历练。

   当然,还有一个项目,那却不是我这把年纪的人可参与的:即系着安全带,保险钩挂在头顶的滑轮上,没有防护网,在塔的外延走一圈……那可不是我逞能的项目了。
   下塔也要排队。上一次塔,外孙叫累;于我,更不消说了,毕竟这把年纪了!

三  瞻仰大瀑布

   驱车约两个小时,到达了尼亚加拉大瀑布,欣赏了闻名天下的壮丽景色。

   世界各地游客,到此顶礼膜拜,人山人海!那些意欲亲近瀑布的乘船者,排着长队,队伍看不到尽头。我们在去国之前就做足乘船的准备:买了雨衣和能耐水的塑胶凉鞋,看到这情景,只得作罢了。不然,天黑前还回不了家。   

   汽车停在卡西诺赌场的停车场,需30加元停车费,若在赌场参赌,获得规定的积分,停车就可以免单。他们以30加元的赌本参赌,输得只剩两元。继而追加20元,谁知时来运转,反赢了70元!停车费免单,吃快餐花去40元,为汽车加油花去30元,自己没花一分钱!世间还真有“天上掉馅饼”的事。

   我看到,在游人中,有坐着轮椅的,有骑看电动代步车的,还有许多因肥胖而艰难于行的,在家人的陪护下,也来到了景区游览,我钦佩他们这种积极的对待人生的态度。
   尼亚加拉小镇,大约以瀑布和赌博吸引游客,也带动了如餐饮等其它商贸业。咖啡馆外,小舞台上,一中年歌手,弹着吉它,展着歌喉,唱着只有欧美游客或懂的歌曲。每唱一曲,引来寥寥的喝彩与掌声,但这并不影响歌手的情绪。他时不时还换一样乐器,如萨克斯,吹奏一曲。旁边还摆放着电子琴等若干乐器,好似“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样子。从音质、旋律上听,歌手着实唱得不错。没有看见游客丢钱进台前的容器里,我想:也许咖啡馆会付工资吧?因为台子就在店子门口。太阳伞下,坐满了喝咖啡的游客。这是一位所谓的“驻唱歌手”吧。  

    绿地上,有百年古枫,将浓荫奉献给玩累了的游人。树阴下,凉风习习,游人或坐或躺,暑气和疲惫顿消。街边,闹中取静的园林,有成排的靠椅,多半空置,随时可以坐下休歇。颜值很高的年轻园林工,细心地侍弄着花圃里的花草。远处传来的割草机的声音,伴着草香,随风飘来,叫人陶醉。

    回到镇中心,进入一玻璃大厅,厅里有两幢哥德式仿古建筑,是两家快餐店,我们就在红砖房外吃中饭。我只吃了半分韩式烧烤的汉堡包,就觉得饱了。有点腻,有点咸,还有点辣!

    回家已是傍晚,累得够呛。

                                                                                             陈材信  2016年8月


  

[上传:ChenCaiXin 2016-11-28 17:53:12]  [审核:HuXiaoHua 2016-12-08 09: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