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F11”可以进入/退出全屏

您的位置: --> [首页] --> [学生频道] --> [文学天地]

上海往事——读《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有感
    [作者:廖博阳  2017-05-01 15:35:33]    [点击次数:277]
  

终于看完了那本《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于是我又开始不知所云……

我喜欢才女,欣赏她们,怜爱她们,我喜欢那些空濛灵动的眼神,直钻人心的文字,我曾梦入江南烟水路,于是与那些素色白衣的女子不期而遇。看她们上兰亭,过浦口,冷了琴弦,瘦了红颜,栏杆拍遍,欲说,还休……

突然说道上海,初三的暑假,我去过上海,冷漠,浮躁,喧嚣,幻彩霓虹里掩映的是无边的寂寥,可偏偏就在这里,那个被光阴抛掷的女子,又穿越民国烟雨款款走了出来,既然有缘与她擦肩,我便必然为她回眸。

张爱玲,民国的临水照花人,横空出世的来,旁若无人的活,听天由命的走。她是“世俗”女子,为了金钱而写作,又是“脱俗”之人,隐居在高楼之上,我也不知道,我到底为什么爱她,那么尖酸刻薄,冷漠寡人,她就像白雪纷飞里的蔷薇,清冷,孤傲,却用自己仅存的温暖,热烈,给更加刺骨的冬日,留下“小楼今夜月依依”的一抹幻想。那些看白云出岫,扎紫藤秋千,听燕语呢喃,和蚂蚁对话的时光,在张爱玲的童年里不复与见,三岁时,母亲就受不了这个家,于是选择一次又一次的出国留学,在小张瑛的心里,母亲那么遥远,迷离,而她只能在大洋彼岸,忍受着父亲和姨太太吞云吐雾,昏天黑地的日子,用一种罗曼蒂克的爱念想着渐渐模糊的母亲。美好与现实总是南辕北辙,而这山长水远的人世,依旧要固执地走下去,还能找到与世界微笑的勇气,本身就是一种慈悲……

张瑛长大了,遇见了哪位叫胡兰成的男子,于是她也欢喜异常,甚至愿意变得很低很低,为他低到尘埃里,在尘埃里开出花来。胡兰成,作为一个风月老手,都心甘情愿为她写下“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如此种种,只是他最终还是负了她,“我的言语,你愿听,却不懂得。我的沉默,你愿见,却不明白”于是她也只好萎谢了,好在她依旧不惊不扰,内心还是那么安静,静到连尘埃都不忍落下,时光茕茕而立,从不为任何人事低眉回首,她也只好等待,在墨蕴裹的一角夜色中等一切都销声匿迹……

当然,多么惊世骇俗的女子也终究会老去,老年的她依旧清瘦,水晶说“尤其瘦的是两条胳臂,像是她生命中所有的力量和血液通通流进她稿纸的格子里去了”张爱玲的晚年,并不安稳,不断更换住所,不断躲避世人,她就那样悄无声息地死了,也没有任何人知道,有人说她是一个与月亮共进退的人,在中秋后几日出生,于中秋前几日死去,就这样,和那一剪清冷的月光结了一世情缘……

几程山水,千番故事,繁华落幕,终成过往,她说自己像是红玫瑰,久而久之,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却不知她依旧是我心头的一颗朱砂痣;她说她像白玫瑰,久而久之,变成了衣领上的一颗饭糁子,却不知她依旧是我枕边的床前明月光。

她就这样远去了,带着她妖娆的禅心,带着她置身事外的居高临下……

远处,不知是谁家的歌声,轻轻哼起了我最爱的那首歌谣“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再难得……

  
[上传:XueShengHui01 2017-05-01 15:36:05]  [审核:XueShengHui01 2017-05-01 15:3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