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F11”可以进入/退出全屏

您的位置: --> [首页] --> [学生频道] --> [文学天地]

东家老范
    [作者:余俊贤  2017-05-01 15:40:50]    [点击次数:212]
  

   老汪是个长工。从光绪三十一年算起,老汪已经在东家老范家里当了六年长工了。

   老范虽然是个地主,可他不光做地里的生意。今年冬天来得早,十月中旬就下了雪,镇上算命的王瞎子说这是天要变了。老范可不信这个邪,在这个冬天,他想搞搞药材。

   管家老丁就问:“ 东家,这药材挖出来,是就近运到武昌城里去卖吧!”

  “不!运到山西去卖。”

  “为啥?”

  “山西人会做生意,有钱呐。你看那乔家,皇上都向他家借钱呢!”

  “那安徽人也有钱呐,还离得近,咋不运去安徽呢?”

  “就是因为离得近,看到我们有利可图,不得跟我们抢生意。我们哪斗得过徽商呢!再说了,运去山西,你也能在年关回家一趟不是。”

   老家河南的老丁暗忖:“怪不得外省人都说‘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今儿个算是见识了。”

   老汪就是在山上找药材的时候,发现那人的——躺在雪地里。身上的绸衫破破烂烂,脸上黑一块,白一块,还杂着不青不紫的颜色。

   老范虽做生意贼精,做人却实在。听老汪说清楚情况,当即叫人随老汪一起把那人抬到家里。一边让人帮那人擦脸,一边让老汪去请郎中,还特意叮嘱要请镇东头的吴先生,老范最看得上这个郎中。吴先生把了脉,叹口气,摇了摇头。老范懂他的意思,这是说这人没救了。可他还是多问了一句;“能救活吗?”吴先生没接这话,要来纸笔,开了一张方子,说:“全凭造化了。”老范忙让老汪去抓药,又硬留吴先生在家吃了顿饭。

   第六天的时候,那人渐渐有了点起色,脸上的淤青和红肿退了许多,显露出白净的面皮,厚实的嘴唇,脸颊上隐隐有两道皱纹。再看看他身上的绸衫,老汪觉得他该是个生意人。于是他重新嘱咐家里人好生看护,三天两头熬排骨汤给他补身子,还找机会给他服了一次人参。

   过了一个月,雪又开始下了。老范这天就站在门口看那雪,他觉得全天下都成了个鸡窝,白母鸡的毛到处乱飞,飘到屋顶,挂在树上,落到河里,剩下的就在天底下乱飘,没个着落。他又转念一想,其实这天下什么时候不是乱得像个鸡窝呢。清兵,义军和洋人成天打来打去,土匪三天两头下山来逛,地里收成倒是没减少,可家里粮仓的粮食却是一年少过一年,大都被运到省城充皇粮了。王瞎子说天要变了,他也觉得这天是该变了,可是不能再变得更乱,得让自己,甚至老汪这样的人都有条活路,有口饭吃。可有口饭吃,又哪是一件容易的事呢!

   这雪又断断续续下了半个多月,到了雪停,老范的药材也收的差不多了。老范挑了几件好的留着用,剩下的都让老丁带着运到山西去。这一个半月里,老范又把吴先生请来几次,最近一次,吴先生点着头换了一张方子,老范看了直乐,忙问吴先生:“什么时候能醒啊?”“再过大概半个月吧。”老范听了更乐了,再过半个月就该过年了,老丁也差不多在那会儿回,大家伙正好赶上一块过个新年。“只希望老丁一帆风顺,可别再出什么岔子了。”老范最后在心里想。

   不知不觉,年关将近了。老范正忙着张罗过年的活,底下人冲过来告诉他:“东家,那人醒了。”老范一听,底下人的话都没顾上应付,忙跑到房里看去了。谢天谢地,那人终于醒了,正躺在床上喝药呢,一看老范,知道是东家,连忙想下床磕头致谢,但终究是没好全,只能在床上连道数声谢。老范就问他了:“先生贵姓,哪的人啊?”

  “姓乔,山西人。”

  “怎么出的事啊?”

  “做生意,运货经过武昌,结果武昌城乱了,溃兵抢了货,我和伴当也走散了。”

  “人有旦夕祸福,不必过于挂怀。先生如不嫌弃,就在敝处过个新年。年节过了,我再找个人送先生回山西老家。还请问先生是山西哪的人啊?”

   那人还没来得及回复,就听见外头一阵吵闹,紧跟着就看见老丁撞了进来,衣衫褴褛,扑通一声跪到地上:“东家,咋们的药材被兵抢了!”

  “说清楚,怎么回事啊?”老范忙把他扶起来问。

  “武昌城乱了几个月了,败兵当了土匪,抢了咋的药材。外头人还都说,现在已经改朝换代,变了天了!”

  “改朝换代了?新皇上是谁,国号是什么?”

  “新皇上叫大总统,国号叫民国!”

   ……

   老范沉默了半晌,最后说:“改了朝,换了代,咋日子还得一样过,年还得照过。”说完,他又转向了床上的那人,说:“先生还没说是山西哪儿的人呢!”

  “山西,乔家大院。”

  
[上传:XueShengHui01 2017-05-01 15:43:09]  [审核:XueShengHui01 2017-05-01 15:4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