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F11”可以进入/退出全屏

您的位置: --> [首页] --> [校友之窗]

走天涯(4)-孝感和七仙女
    [作者:詹红兵  2015-03-06 10:36:33]    [点击次数:6160]
  

走天涯(4)-孝感和七仙女

詹红兵 (2015-3-2)

    羊年的元宵佳节即将来临,在此特撰文走孝感和七仙女的故事,聊表对故乡的思恋之情。

    孝感地处武汉市的西北部且紧邻武汉,向来被认为是武汉市的北大门。她位于纵贯中国的铁路大动脉京广线上,是从北京到武汉的必经之路。不过,虽然地处交通要道,孝感的军事战略地位并不十分重要。除了她北部的大悟县地处大别山的西麓以外,她中部的丘陵地带和南部的平原地带都几乎无险可守。不过这样也好,少了战火的洗礼,孝感有幸在几千年的时间里保持了相对富裕的鱼米之乡的生活方式,也因此而孕育了她光辉灿烂的地域文化。而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已有上千年悠久历史的孝文化。而孝感也是全国唯一一个以孝字命名的城市。

    我小时候对孝文化抱有极大的偏见,每次听到这三个字, 就会想到迂腐的“愚忠”,“愚孝”那四个字,以为这是封建帝王愚弄人民以巩固其统治的策略。成年以后, 才渐渐纠正了这种偏见。其实,孝文化提倡的尊老爱幼应该是中国人民经过长期生活实践总结出来的至理名言,也是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指南。孝感地名的来源现在已很难考证, 但通常的说法是和那个发源于汉代的美丽传说《天仙配》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卖身葬父的董永孝天动地,引来美丽善良的七仙女下凡。最后以槐荫为媒, 土地作证,在荒郊野外结为百年之好,多么浪漫的爱情故事。只不过这个故事的结局又是那样的悲惨,让人无法不为之动容。董永和七仙女在傅家做完百日长工,高兴地夫妻双双把家还。在回返寒窑的路上,董永得知妻子怀孕,欣喜若狂。可就在此时,七仙女被父王玉皇大帝勒令在五刻三时必须回返天庭,否则会将董永碎尸万段。在万般无奈之下, 夫妻只能生离死别,从此天各一方。临行前,七仙女在那棵曾为她和董永做媒的槐荫树上刻下一段留言,嘱咐董永一年以后在此树下领取他们共同的孩子。这个美丽而又凄惨的传说1955年被严凤英(饰七仙女)和王少舫(饰董永)用黄梅戏的形式演绎得美轮美奂后,就在中国的大江南北广为流传, 到了家喻户晓的程度。

    我不记得第一次看黄梅戏《天仙配》电影是小学四,五年级还是初中一,二年级。这部电影给我的印象实在是太深了, 说它对我产生了终生影响都不为过。还记得当时看完这部电影后, 我对电影的结局痛心疾首,有好几天都沉浸在这部电影的世界里,神情恍惚,就像做梦一样。而严凤英所扮演的七仙女的形象也从此深深扎根于我的心中。从某种程度上说, 这部电影启蒙了我原始的爱情观。觉得只有像七仙女那样善良,美丽,而又坚强有个性的女子才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姑娘。在我的少年时代,除了黄梅戏《天仙配》,另外三部奠定我爱情观的电影《刘三姐》,《五朵金花》,《梁山伯与祝英台》几乎都和戏曲和地方民歌有关系。《红楼梦》电影也是在上初中时看的, 但除了对王文娟所扮演的林妹妹那凄婉的越剧唱腔印象很深以外, 对贾宝玉和里面的很多人物没有任何好感, 觉得他们都是一帮行尸走肉。可是谁能想到,美丽如天仙的严凤英竟然在文革期间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含冤而死。她的结局是十年浩劫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的一个铁证。

    有道是无巧不成书,我和电影《天仙配》的联系竟然贯穿了我青少年时代的大部分阶段。1981年, 我非常幸运地和当时孝感地区8个县(黄陂,孝感,大悟,应山,应城,安陆,汉川,云梦)的200多名学子一起被文革后重新开办的湖北省孝感高级中学(孝高)录取为第四届高中生 (前三届是80,81, 和82届)。就这样我于1981年9月1号来到了位于孝感市后湖之滨的孝高上学, 开始了对我个人来讲具有划时代意义的3年高中生活。我曾于2014年孝高1984届毕业30周年纪念聚会前,撰文《后湖烟雨中的回忆》专门描写了孝高三年的生活,在此不再重复。我只想说这三年我是多么幸运。 第一幸运是我分到由陈材信老师任班主任的高一(1)班。陈老师的宽厚仁慈和爱护学生的教育方式让我和许多同学有了相对宽松的成长空间。第二幸运是我们有当时孝感地区最好的各科老师上课,这其中包括数学老师万尔遐,物理老师胡维智,化学老师陆美锋,英语老师郭善全,体育老师文德星,生物老师吴传秉,政治老师王益山,先是教导主任,后做副校长的丘质模老师,团委书记黄森桥,等。第三幸运是这200多位同学, 尤其是高一(1)班的50多位同学因为相似的家庭背景和生活环境,彼此相处得非常融洽,其中有不少成了我最好的朋友,一直到现在。

    上完高中后, 我又有幸去了黄梅戏的故乡安徽上大学。记得刚到合肥上大学的时候,我就一天到晚盼着黄梅戏剧团到学校来演出。可是左等右等也不来,我就走出学校去找, 也没有发现哪里有黄梅戏演出的地方,大失所望。原来1984年以后, 看黄梅戏的人越来越少,黄梅戏剧团演出的机会已经很少了。且安徽黄梅戏的重镇在安庆, 并不在合肥。虽然没有机会在合肥看一场黄梅戏《天仙配》,但这并不影响我对七仙女的好感和热爱。整个大学期间,我几乎是在用深刻于脑海里的七仙女的样子在人海中寻找自己的另一半。可想而知,用这样理想化的标准在一个以男生占绝大多数的中国科技大学里寻找自己的恋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不过,尽管如此, 在大学期间还是发生了几次偶然有趣的和七仙女多少有点关系的小故事。我在此就只谈一件事。

    大学期间某一年春节过后快到元宵节的时候,我因为家里有事, 耽误了几天才上学。在武汉新华路车站坐长途汽车去合肥一般都是早上6点就发车。我那天早上在车站路边食摊买了一块白得发亮的米糕,就上车了。那天人很多,我坐在汽车最后一排,在汽车快要发动的时候,又上来一位姑娘(请恕我隐去她的名字)在找座位,她的父亲拿着一些行李送她上车。我一看这姑娘吓了一跳,因为她的长相太像严凤英了。眉清目秀,鼻子直而挺, 而且和眼睛连在一起有一点弧度,非常好看。文文静静的样子,个子不是很高,年龄估计在18岁左右。我看到她的父亲一副关切的样子在帮她找位置,也是鬼使神差, 就主动站起来问他们是到哪里下车(因这车上还有一些人是到麻城和河南商城固始下车的)。他们说到合肥,我说, 我也是到合肥上学的, 我身边正好还有个座位。他们一副非常感激的样子,她的父亲还特意托付我一路上照顾她,我自然是满口答应。

    我帮她们将行李安顿好了后,她父亲就下车了,车子一开动起来,女孩就看着父亲哭了,我看到她父亲在车下也拿袖口擦眼泪。这一场父女挥泪送别的场景到现在都是那样清晰。等汽车开起来后, 她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我问她是去合肥哪个学校上学,她说是去合肥纺织学校上中专。她说她是汉阳人,初中毕业后考上合肥那所纺织学校,已经读了2年了。学校已经开学了, 她也是因为家里有事就迟到几天上学。

    没等过多久,这姑娘也忘记了老父亲送别时的伤感,变得有说有笑,说话也很调皮幽默,使我对她的好感迅速上升。大概是老天有意要给这一天增添一点浪漫的色彩,等汽车开到大别山中的河南固始时, 竟然坏在路上了,一修就是3个多小时。那时从武汉到合肥正常的话要14个小时左右,早上6点从武汉出发,晚上8点到合肥。现在这个样子,到合肥就估计要到晚上11,12点了。公交车早停班了,那个时候也没有出租车,估计很多乘客都得在车站附近的旅社暂住一晚了。

    大概是我那天的表现特别好, 这姑娘对我几乎无话不说, 把家里祖宗八代的事都告诉了我。虽然有17, 18个小时的路程,说说笑笑, 倒一点也不觉得时间难熬。她困了就干脆靠着我的肩膀睡着了,她的头发随着汽车的颠簸,碰到我的脸上,摩挲着我的脸颊。我觉得有一点麻,又有点痒,还有一点很兴奋的感觉。不过我动也不敢动,怕弄醒了她,她睡得很香, 我可是一天都没敢合眼。不过看着她光滑白皙的少女的脖颈离我就几寸远时, 我连她后脖颈上的一根根毫毛都看得清清楚楚。 我当时真恨不得在她脖颈上亲一口,但还是强忍住了。我没敢造次,我怕对不起她老父亲托付我时那诚挚而信任的眼神。

    到了合肥后,已经是快到半夜了, 下着雨雪,天气很冷。我们一群人如同难民一般四处寻找旅馆。我和这位姑娘还有几位乘客好不容易在一个单位的招待所找到两间房可以住宿。我和同车的另三位男乘客住在二楼的一间房,这位姑娘和另一个40多岁的妇女合住在我们上面三楼的一个房间。这个招待所是那种老式的办公楼改的, 每一层有一个长走廊,灯光很昏暗。我有点不放心, 在三楼仔细地查看了一下房间和周围的情况。其它房间的客人都入睡了,周围虽然昏暗, 但安全应该没有问题。这姑娘倒是一副大大咧咧满不在乎的样子,一点也不担心。

    我下楼后, 同房的另三位男乘客也看出来我今天表现得过于热心, 都在那里偷偷地笑,打趣我说, 你这趟车坐得值,捡到一个女朋友了。我笑笑而已,懒得理他们。也顾不得洗脚(事实上也没地方洗),胡乱钻进被子就睡了。大概是太累了,等我一觉醒来时, 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快9点了。我这时就发现那姑娘正站在我的床边,和我同房间的其它几位男乘客也都起来了。我告诉姑娘在外面稍等我一下, 我很快穿好衣服鞋袜,这时才发现鞋子不知什么时候进了水, 冰凉冰凉的。我也顾不了那么多,拿上行李, 到楼下付了旅店钱,就和姑娘一起走到大街上。这一天雨后天晴, 太阳出来了, 但是天气仍然比较冷。因女孩有个大行李, 我就说你行李不好拿,我送你去学校吧 (不过即使没有行李我估计还是会送她的),她没有反对,似乎还有点高兴。

    就这样我和她坐上公交车去往她们学校。我记得她们学校在我们大学的东南边一点,位置有点偏。我们坐了差不多快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才到她们纺织学校。 我记得刚进校门时就看见一个很大的古代妇女的雕像,她告诉我这是黄道婆, 是她们纺织界的祖师爷。纺织学校虽然不大, 但校舍建设不错,到了她的宿舍, 其它同学都去上课了,没有其它人。这时我才发现我的脚快冻僵了。她一听说,马上麻利地往脸盆里倒上热水, 让我在里面泡脚,同时打开电炉(估计也是非法使用的,因为我们那时候都不许在宿舍里用电炉, 怕跳闸),帮我烤那双湿透了的鞋子,一会把袜子也洗过烤干了。

    我看着女孩做着这一切, 心里荡漾着一种从未有过的被一个年轻女孩这样照顾着的幸福感。等这一切都做完后, 我穿上暖哄哄的鞋袜, 舒服极了,这时也到了下课吃午饭的时间了。不一会就有同寝室的女同学陆陆续续回来宿舍了。这些女孩子都和她差不多大, 看到有一位陌生的青年男子也在这里, 刚开始都觉得有点诧异, 过一会就都在那里意味深长地偷笑。我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样子,再看这位姑娘, 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润,虽然有点羞涩, 但并不忸怩。她叫我在宿舍稍等一会, 自己就和几个同学拿着饭碗去食堂打饭了。一会, 饭打来了,她可能猜我的饭量不小, 前一天的晚饭和那天的早饭都没吃,足足打了一大钵米饭和两个菜,一个西红柿蛋花汤。我的确有点饿了,端起饭碗就大口吃起来,吓得她同寝室的那些女孩子以为是见到李逵转世,瞪大眼睛只看我吃饭,很好奇世界上有这样大饭量的人。

    吃完饭, 我说要回学校了, 姑娘出来送我, 大家都没有讲话,似乎也不需要讲。走了很长一段路到了公共汽车站, 我看着她时, 发现她眼里有一种雾蒙蒙的神情, 其中还有一点忧伤的味道。我告诉她周末会来看她,她点点头。一周以后的周末,我骑车来到她的学校约她出去玩,不过很快我就觉得我们之间精神上的交流很难一致。当年的我,就像那个年代很多20岁左右的大学生一样,看了很多以琼瑶小说为剧本拍摄的台湾电影,其中以林青霞,林凤娇,秦汉,秦祥林主演的最多,满脑子浪漫的爱情观。我受这些电影的“荼毒” 较深,虽然学的是物理, 但思想上文艺青年的成分有一些,觉得自己的女朋友一定要和自己一样,带有一点浪漫的成分才行。

    这个女孩的外形我非常喜欢,可是她毕竟读的书比我少很多,我很难和她发生精神和思想上的碰撞。就这样, 我们在一起见过几次面后,我的热情慢慢冷却,我知道我们没有可能走在一起。在那个年代,找女朋友是只奔谈婚论嫁去的,我一旦觉得她不是我将来结婚的对象, 就不想将感情问题纠缠得过久。我这样的心理活动一定被她所察觉,不久,她给我写了一封长信。信虽然写得很感人, 但我看完信后, 更加清楚地认识到,我们没有缘分走到一起。她的字写得不好看,语言表达也缺乏我所期待的文学性,这些,在当年的我的眼里,都是无法接受的。但是她信里有一句话我至今都记得。她说:“你就像天上的一颗星星,我只能仰看,但永远也够不着”。我听后非常伤感。

    人就是这样, 20岁左右时择偶最为挑剔,有许多虚头巴脑的条条框框。等到年纪渐长以后,这些条条框框就会一一去掉,人也变得更贴近生活的本质。我给她回了一封长信,其实本质就是说以后可以做兄妹,没法做恋人。就这样,这个故事刚刚开始,就很快结束了。等她中专毕业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不过以这个姑娘的美貌善良和良好的个性,她应该不愁找不到好的伴侣。她现在也许就在武汉的哪一个地方, 成家生子,过着本应属于她的幸福生活。这就是我因为七仙女的缘故所发生的一段故事。

    在这段故事以后,我沉寂了较长一段时间,过着快乐的单身生活。到了大学的最后一年,也是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 我又发现了一个让我眼睛一亮,瞳孔放大的美女,不用说,脸型还是像严凤英那样。不过这次的运气比较好。其中追求过程中谋兵布阵的居多细节暂且不表。单说到了最后临门一脚的关键时候,我绞尽脑汁编排了一大段自信能打动铁石心肠的求爱之话。没想到, 我话才说到一半,她就答应了。我说:“我最精彩的部分在后面,还没说完呢”。她说:“没说完就等以后慢慢说,你已经说得很明白了”。看来这位美女也是一个急性子,很合我的性格。其实我也最受不了女孩子忸怩作态,模棱两可的样子。有了这样良好的开始, 后面的故事就以自然的规律发展下去,细节就不详述。现在我把这位美女称为孩子他妈。

    说完这么一大段有关七仙女的故事,再回来谈孝感。其实我和孝感的联系不是因为这里有什么风景名胜,完全是因为这里的人和这块土地。这里有我许多的朋友和老师,这块土地是我人生的起点。正因为如此,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只要有机会,我就愿意到孝感来住几天,也很多次地回到以前上学的校园(孝高2002年搬迁到新校区后,以前的老校区就又改为文革时的老名字:永新中学),有时是和同学一起,有时就是独自一人。我回老孝高的心情可能有点像朝圣的教徒一样,只是想去哪里走一走,坐一坐,让思想穿越时间的隧道,回到从前,心灵得到一种净化。

    除了常回老孝高朝圣以外,我另外一个愿望就是多了解孝感这个城市。为此,我也在孝感市区做过多次徒步探索,对这个城市可以说比较了解。其中最长的一次是2013年的6月21号,我做过一次贯穿孝感全市区的一天徒步,现就将这次的经历和大家分享。

    我那天步行的起点是位于城站路和交通大道的乾坤大酒店。早上7点左右,我从乾坤大酒店出来沿着交通大道往西走。走不多久就发现路旁有几个卖早点的摊子,看起来很诱人。我稍犹豫了一下,没有停下来吃早点,继续前行,想等走一会饿了再吃。过了陈志华画室不久后右手边就是新孝高,对面就是湖北工程学院的主校门。2014年夏天通过高中好友李志杰的热情牵线,我接受了湖北工程学院客座教授的聘请,和孝感这个城市又多了一层关系。沿着交通大道继续西行就遇到南北走向的航空路。路角有一家已倒闭的清真饭店:顺和饭店。我在顺和饭店左拐到航空路上往南走,在湖北工程学院的西门附近看到有卖混沌的。我点了一碗虾米混沌,外加两个面窝(一种湖北特有的早餐)。吃饱喝足后,继续沿航空路南行。走到永新路后左拐,前行不久就看到老孝高(现在的永新中学)的校门。我和门卫说明是老孝高的学生,他很热心地让我进去。我和他攀谈了一会,他说下次来说不定就见不着这校园了。我问为何?他说, 听说有一个开发商将整个学校买下了,要将学校建筑全部夷平建造一个高档小区。我听完心情非常沉重,在这熟悉的校园里拍了很多照片和录像。

    我在教学楼的前面发现了很多中国学校常见的光荣榜,里面是各种考试得第一第二名的学生介绍。这样的光荣榜在我读高中时就有,是一个极有中国特色的东西,我在美国的高中和大学都不常见到这些。光荣榜旁边是不少励志的名言,这个在美国也是经常会看到。毕竟教育需要正能量的励志名言来鼓励学生。等我走到教学大楼的后面时,看到两位女学生坐在那里,好像是等什么。我问她们在这里作什么?她们说今天有一个重要的统考在这里举行,她们来早了,在这里等开门。等我走到后面的操场时,只见操场上半人高的野草也没有人割,旁边的大礼堂也是破败不堪,其中一个大的招牌的一角还垮掉了,显得非常的凋敝。再一看操场四周,都是高耸的小区楼房,整座学校就好像被高楼大厦所包围起来的一块绿洲。不知为何,我看到这个场景,就感觉这块老校园就像大海里的一叶方舟,面对着商业大潮的惊涛骇浪,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 

    离开老孝高后,我就沿着弯曲的永新路朝着槐荫大道走去。这条路是我1981-1984年在这上学时常走的。不过,以前这条路两旁没有商铺,现在这条路两边遍布各种小餐馆和小杂货店,道路肮脏不堪,环境比30年前还差很多。这条路上有一座小桥,底下远本是一条小溪,现在桥还在, 但是小溪被各种水草垃圾填满了,老远就闻到臭味。当我经过小桥的时候,正好碰到一个鱼贩在桥上卖鱼,男男女女一群人围着鱼筐挑鱼。挑好的鱼马上被鱼贩开膛破肚,鱼的内脏随意丢弃在桥下的水沟里,满地狼藉。我不忍多看,快步离开了这里,上了槐荫大道。沿着槐荫大道往左(东)走不远,左手边就是孝感有名的后湖公园的大门。右手边就是著名的孝感老街书院街。

    我读高中的时候,书院街是孝感繁华的商业区,各种小店铺很多,每个月领取家里寄来的生活费的邮局也在这条街上。上高中的时候,有很多个周末的晚上,我和一帮同学像李志杰,汪长学,段红,陈楠生,刘灯明,吴业宏,吴大桥等常常在这里游荡。看电影,吃热干面,或什么也不干地瞎逛。不过现在的书院街已经明显衰败了,虽然还有一些店铺,但人气很淡。我向南把整条书院街走完后,就继续沿着另一条老街府前街南行。最后走到环城路上了。上了环城路往左走不多久,就看到南卧路。

    我沿着南卧路继续南行,到了横跨县河的大桥上。我在桥上停了下来,查看桥下的流水和周围的环境,这又是一个让我揪心的景象。桥下的流水乌黑肮脏,上面泛着白色的泡沫,散发着扑鼻的臭味。不远处有一处厂房一样的建筑,建筑的一边是在县河上面,用水泥柱子支撑着。也不知道这污水是不是从那个工厂排出来的。我在这里照了相,录了影,继续沿着南卧路南行。过了卧龙派出所,又过了卧龙法院,知道这个地方就是以前的卧龙乡。这个地方有许多卖建筑材料和家用装修的店铺,我很好奇这个卧龙乡不知道和卧龙先生诸葛亮有没有关系。南卧路走到底就到了316国道。

    我上了316国道后就左拐往东走,316国道北边是大片的菜地,菜地以北不远是一大片新建的楼房,估计是一个刚开发的小区。我在316国道上走了一段路后就到了长征南路的最南端。在这里我左拐沿着长征南路往北走,准备回程。这一段长征南路应该是刚修的,路边的绿化带还没有完全竣工。

    走到师范东街时左拐往那一片小区楼房走去,因为我在大悟工作的二哥曾告诉过我,他在孝感南城新区买了一个楼,不知是不是这个地方。我在这条街的路边买了一瓶冰红茶,一口气喝完了。看了一下楼房后,就折返到长征南路上继续北上。过了一座漂亮的县河大桥后,再往前走了很长一段路, 就来到和槐荫大道交叉的十字路口。我右拐上了槐荫大道一直朝前走,到了玉泉路口,看到对面的青莲酒家(孝感店),想起不久前高中同学熊世明在青莲酒家宴请我和其它几个从外地回孝感的同学的情形,同学聚会的欢乐气氛似乎还停留在脑海里。

    我在槐荫大道和玉泉路交叉的一个小餐馆简单吃了点东西后,继续沿着槐荫大道前行。在快到北京路时在左手边发现一个步行街。我很好奇孝感的步行街是什么样子的, 就走进这条步行街,但很快发现这里都是一些卖各种灯饰,门窗,卫浴的商店,和武汉江汉路的步行街压根两回事,我有点失望。我沿着步行街前行,走到北京一路后右拐,很快上了北京路。我左拐沿着北京路继续北上,沿途看到不少很有趣的交通法规宣传栏。那里的各种交通宣传漫画既直观,又有趣,叫人过目不忘,非常值得大力推广。我穿过文化路继续前行,路过了左边一大片三江集团的厂房和办公区,最后回到交通大道。到了交通大道我左拐前行,穿过长征路,最后回到了出发点乾坤大酒店。这时大约是下午5点钟了。这一天的行程我把孝感市转了一大圈,对这个城市的了解更加透彻了一些。晚上还和许多从武汉来的同学参加了孝感-武汉两地高中同学聚会。也就是在这次聚会上,大家提议2014年夏天主办一次孝高84届毕业30年聚会。这个提议最后于2014年6月21-22号在孝感合一湖度假村得以实施。

    除了孝感城区以外,隶属于孝感市的各个县我只是在大悟县走过,因我的二哥自1982年起就一直在哪里上班。最近几年,我联系上了很久不见的孝高同班同学周雨灯。他是大悟一个林场的负责人,听说我喜欢爬山,他告诉我他们林场那全是大山。就这样,最近两年我回中国时和周雨灯一起爬过他们林场的几座高峰。在那些山上,我看到牛群满山遍野地野放,也是一种难得一见的景象。另外,越是险峻的高山上,越是寺庙多。2012年我有一次和周雨灯爬到他们林场辖区的一座高山上, 看到当地的村民正在维修一座寺庙。我们和他们聊了半天,知道这座寺庙完全是附近村民出钱出力,大家一起建造的。一根根长长的木料都是用人力扛上来的。因为农村的青壮年都到外面打工去了,修寺庙的都是一些老人和妇女。在上下山的路上我们看到不少70多岁的老人,肩扛至少有100多斤重的长木头,在山路上健步攀爬。这种景象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绝对难以相信。如果换了我,估计是走不了几步就要累趴下了。

    这些寺庙是这些淳朴的中国农民的精神寄托,在当今这个纷扰浮躁的社会,这样的精神寄托非常重要。在山顶上和这些农民交谈,我被他们那种执着,淳朴,而又乐观的生活态度所深深感染。在这里, 我仿佛触摸到了中国人最美好的灵魂, 和中国文化里最让我着迷的地方。

    在不久的将来,我还期待着到孝感市其它的各个县去探访步行。以上就是我行走孝感以及和孝感有着紧密联系的七仙女的故事。

 

 

 

[上传:ChenCaiXin 2015-03-06 10:50:42]  [审核:WangBo 2015-03-06 11:1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