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F11”可以进入/退出全屏

您的位置: --> [首页] --> [德育天地] --> [心理健康]

湖北超级网虫的去世给昔日网友的警示
    [作者:佚名  2011-05-17 15:24:33]    [点击次数:7933]
 

正当不少网友和读者还在为他的命运牵挂不已积极捐款时,5月15日晚10时53分,这位在武汉游戏人生10年的青年王刚,在天门拖市镇张丰村二组家中悄然离世,不满32岁。离开人世时,除去两张不知道密码的银行卡,他留下的是20多个某知名游戏的账号。

在家里度过最后七天

昨日下午5点多,记者来到王刚家中时,王刚的遗体已经火化,亲友和同村的乡亲们正围在他家门前,安慰王刚的父母。因为连日操劳和伤心过度,王刚的母亲孙国香已卧床不起,正在家中输液。

从5月8日被一辆救护车送回离别了10年的家,到15日晚去世,王刚在病痛中走完了人生的最后7天。昨日,王刚的父亲王道洪回忆起这7个昼夜的点点滴滴,仍然难掩心中的悲痛:“太长了,感觉这一个星期,比找王刚的10年都要长,都要难熬。”

回到家后,王刚只能侧躺着蜷缩在床上。王道洪说,如果平躺下来,王刚就总是喊胸疼,只有保持侧躺,才能让其受损严重的肺部减少一点压迫,缓解一下痛苦。因为肺病严重,王刚连正常的呼吸都很费力,经常需要借助氧气袋。

王刚的姑姑说,他每天只能吃一点流食,如牛奶、稀饭,一次只能吃小半碗,即使在稀饭里加一点青菜叶,也需要煮得透烂,因为重病缠身的王刚,已经几乎没有咀嚼食物的力气。即使是这样,吃饭和喝水这些健康人不费吹灰之力的事情,王刚做起来也很困难,他经常会在用吸管喝水的时候,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连日操劳致母亲病倒

从天门市人民医院出院时,医生曾向王道洪推荐过荆州市结核病医院。在网友、热心读者和王刚的大学同学的帮助下,筹到了几千元钱的王道洪,于5月13日租了一辆车,将儿子送到了荆州。专家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和会诊后,告诉王道洪:王刚的病情十分严重,身体十分虚弱,治疗的成功率已经很小。

伤心的王道洪当晚就带着儿子回到了家中。连日的操劳,已经让王刚的母亲病倒了,而两位老人还要拖着疲惫的身体,照料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儿子,那几天,记者和他取得联系时,王道洪总是说:“太累了,几乎是身心俱疲。”

临终说了句“真有意思”

就在王道洪还在为儿子的病情操劳、忧虑的时候,王刚的生命正在悄然走向终点。15日下午,王道洪突然发现,一直习惯侧躺在床上的王刚,突然平躺了过来,而且没有像以前那样喊疼。他问儿子“疼不疼”,儿子却只“嗯嗯啊啊”了几声,没有回答。王道洪心里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上前给王刚翻身,却发现他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竭尽全力配合自己的动作了。到了晚上,王刚开始说胡话,王道洪记得,儿子说了一句“真有意思”,他问儿子是什么有意思,回答是“你不会知道的”,之后的话,就已经含糊不清,难以分辨了。

15日晚10时53分,王刚的心跳停止。这时,离他32岁的生日(农历十月十七),还有将近半年的时间。

关爱

大学同学为他捐款治病

家里接到100多个慰问电话

回忆起这7天,王道洪经常提到的一个词就是“累”,不过,一些问候的电话和短信,让他感受到了来自社会的关爱。

在5月10日本报关于王刚的报道见报的当天,王刚的父亲王道洪就接到了100多个电话,不仅有市民表示关切和慰问,其中至少5位市民表达了捐赠的意愿。王刚一位在武汉的大学同学,和在南方沿海省份的多位同学联系,为王刚筹集了五六千元的捐款,王道洪得以带儿子去荆州治疗。拖市镇张丰村二组的乡亲们,在自己并不富裕的情况下,也为王刚捐款1000多元。

王道洪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知道儿子这10年在武汉到底是如何度过的。他曾经试着和儿子好好谈一次心,但是王刚总是说不了两句话就开始喘息,表达不了完整的意思。

王道洪说,王刚回家后曾经表示过后悔,他曾经两次想给家里写信,告诉父母自己在武汉的情况,想回家,但是两次都在写到一半的时候写不下去,最后将信纸撕碎丢进了垃圾箱。王道洪找到他时,王刚身上几乎没有任何东西,甚至连两件衣服,都是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帮忙买的。

而王刚的三舅在伤心之余,更担心的是其他正在沉迷于网游中的孩子。他说,就在附近的张港镇,每到周末双休的时候,网吧里就挤满了上小学的孩子,去晚了甚至会没有地方。“警方查过,但是关了又开,就像在躲猫猫。”

唏嘘

“这些账号就是摇钱树”

王刚至死未说出游戏账号密码

王刚被葬到了村里的墓地里。一块墓碑,记录的是这个年轻生命最后的归宿之地。

记者在王刚家看到,在武汉的10年里,他没有留下一张照片,家里能找到的他最后的照片,是上高中时他在天门中学的留影,再往后,就是本报记者5月9日在天门市人民医院病房里拍到的他和母亲在一起的照片。

王道洪说,家里几乎没有留下儿子的任何物品,大学时的课本,他一直没有带回来;身份证也丢失了,而且在派出所里查不到换证的记录;剩下两张银行卡,不知道密码,没有身份证也不能挂失;剩下来的东西,就是20多个游戏账号。

曾有人发短信,要求购买这些账号,王道洪也想为儿子治病筹点钱,但他和儿子商量时,却当场被拒绝。儿子尽管讲话都艰难,但还是坚决地说了一句话:“这些账号就是摇钱树!”

王道洪说,儿子把这些账号看得非常珍贵,一直到最后都没有透露过密码等信息。而现在,随着王刚的去世,这些游戏账号,也成为了被尘封的“遗产”。没有人知道如何启用它们,而且王道洪自己,也不清楚这些账号到底有什么用处,即使在记者跟他做了详细的解释之后,他还是表示,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去处理这些账号了。

延伸阅读:

云梦"网瘾妈妈"携两岁幼女在武昌泡网吧三天

95岁"网瘾"太婆发帖受追捧 被尊称"教育守望者"

湖北网瘾少年5年6次出走引思考 称"被打怕了"

 

[上传:GanZhongPing 2011-05-17 15:28:20]  [审核:GanZhongPing 2011-05-17 15:36:48]